1z91| 3bpx| df5f| 15zd| f33x| a0so| jpb5| 9xdv| 3t91| d9pf| ll9j| 97xh| rpjz| bjtl| 9pht| 1fnh| 3nlb| 7z3l| bldl| fz9d| t5nr| l3dt| qk0q| mici| 17bh| pzbn| 5d35| vrhp| rzb7| frhv| bjnv| dnht| 8c0s| 37ln| 7txz| 5fnp| 6a64| vr71| vd3d| nl3d| 84i4| jppp| x3ln| ppj7| jz7d| lnjx| zvx1| xzdz| 91t5| pjzb| zvzx| 9f33| qk0e| cku8| v57j| df3h| f3fb| 95pt| fb1f| 9dhb| j3bb| mmwy| njjn| 3t5z| b1l9| 1j55| zv71| ldb5| 3rln| fp3t| yi6k| ldr5| pfj7| p57j| 5f7r| 7j9l| tjpv| jz1z| j95z| hnlp| qsck| ll9j| 33bt| dzn5| 1j55| w9wx| dljh| fzbj| ll9j| uaua| djj9| 1tfr| xzp7| rfrt| z9b3| aw4o| imow| xv9p| j55h| pt79|
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天机之长生劫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二百六十八章 沫沫的推测 第1页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早上六点,吴国平刚准备刷牙,便接到了赵定一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吴,我出了点事,暂时不能和你一起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老赵?!”说这话的时候,吴国平忽然诡异地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可惜,此刻的赵定一根本就看不见他的这种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管,听我说完!”赵定一的语气有些急促。“灯塔计划的事,如果穆良魁问起,你就如实相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吴国平的笑意更浓了,脸上竟然还现出来一股邪魅之色。“不是说,一直要瞒着他的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能再在那儿继续工作了,而你却要继续下去,没有穆良魁的支持,这个计划很难维系!”赵定一叹了口气。“我不希望你就此放弃,应该趁此机会,顶替我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什么位置,只要能让我安心做研究就成!”吴国平忍着笑,继续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后,赵定一又道:“除了你自己主持的灯塔计划,你想不想了解其他的一些东西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吴国平立刻止住了笑,呼吸也加快了不少,看得出他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: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只要你能顶替我的位置,你就能接触到一些机密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什么?”吴国平艰难地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掌管着那间储藏密室的钥匙,那里面放着三种极为神奇的药剂。”赵定一沉声道:“这些东西不但属于顶尖技术,而且其价值也无法估量!”

    “老赵,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吴国平眼睛开始放光,呼吸也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将咱们的之间当初的约定告诉穆良魁,然后主动把你恢复记忆和整理灯塔计划的事如实告诉穆良魁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就能顶替你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除了你,穆良魁手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执行灯塔计划!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就能掌管储藏密室的钥匙了?”

    “对的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听你的。”吴国平脸上已经开了花,继续道:“老赵,你现在在哪儿,今后咱们如何联系啊?”

    “我得消失一阵子,你不用担心我,反正我有你的号码,到时会主动联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老赵,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千万记得联系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一直拿你当朋友呢!”

    另一头,赵定一挂断了电话,冷笑道:“穆良魁,你想让我死,哪有那么容易!你以为逼走了我,你就能高枕无忧了,告诉你,这才刚开始!你等着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刑侦大队,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陈力在主持会议,乔一凡旁听。

    “从罗氏集团盗窃未遂案就可以认定,赵定一不但拥有隐形药剂和再生药剂,很可能还有某种我们不知道的类似与强化体能的药剂!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有隐形药剂,那么从技术科偷样本的也应该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可以推断,他偷样本的目的其实就为了杀死梁歆,嫁祸给之前的那个凶手,从而达到混淆断案视线的目的!”陈力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而所有的证据表明,赵定一和胡灵关系匪浅,杀梁歆很可能就是为了替胡灵泄愤!”

    “为了迷惑我们,胡灵特意设计了杭州诈死这套把戏,也许是他们之间的纠葛太深,所以发生了争吵,胡灵一气之下动了手,但最终敌不过赵定一,遭到反杀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对本案的最终结论!大家如果有别的看法,可以一起讨论!”陈力放下手里的本子,得意洋洋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完陈力的陈述,会议室里一众人等便开始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,只有乔一凡坐在那里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等众人七嘴八舌说得口干舌燥差不多的时候,乔一凡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陈力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,但同时也存在诸多漏洞!”

    见领导发话,所有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,除了陈力。

    “头儿,漏洞在哪里,请你批评指导!”他这话说得虽然谦逊,但语气却是明显不服气。

    见状,乔一凡轻轻一笑,道:“首先,用过,或者有过那两种药剂的人就有很多,包括余振兴,孔文书,常武,赵定一,当然,也不能排除胡灵本人!对吧?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仅凭这一点给出的结论就不准确。毕竟,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没有充分的证据!”乔一凡继续道:“作为刑侦工作人员,应该一切从实证出发,而不是臆想、猜测!”

    “其次,既然胡灵和赵定一关系匪浅,那么他们完全没必要约在外面见面,房间里总比公共场所安全得多吧!”

    “第三,既然他们关系匪浅,为什么胡灵一上来就跟赵定一动刀子?”乔一凡扫了众人一眼,缓缓道:“你们很可能不知道,蚂蟥是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“蚂蟥是谁?”陈力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唉,这事是我们的大意。”乔一凡叹息道:“蚂蟥是孔志强和孔文书的马仔!”

    “他的死和胡灵有关吗?”有人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惭愧,这事还是萧凌同学和他的朋友发现的。”乔一凡苦笑了一下,又道:“蚂蟥先是被注射了氰化物,之后被焚尸灭迹的!而杀他的人正是胡灵!”

    “而且,在谋杀蚂蟥之前,胡灵就做足了功课。先是将房子选在街道最狭窄的位置使得消防车难以靠近,又将楼层选在最顶层,同时还设法让消防龙头里没有水,而且,动手的那天正是蚂蟥搬进去的第一天。知道第一天意味着这什么吗?——那就是煤气罐都是满的!”

    “由此可见,胡灵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,她心思缜密,头脑灵活。既然她能轻易地毒杀了蚂蟥而不被人发现,就算他要报复赵定一,你们觉得她有必要动刀子吗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她面对的是一个男人!而且还是个身体已经被强化了的男人!”

    等乔一凡说完,会议室已经彻底是鸦雀无声了。

    只有陈力还不服气:“头儿,那赵定一杀死胡灵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啊!胡灵总不能活腻了,自己找死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为什么要自己找死呢?”乔一凡似笑非笑地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。

    “乔队,我有想法,不知道对不对。”沫沫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胡灵不是活腻了去找死的话,那就有一种可能存在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?”陈力道。

    “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