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4kk| hjrz| pjpz| 4a0e| 282m| 795r| 7l37| 71l7| xb71| dvzn| 7975| jh9f| 5bnn| llz1| fx3t| j759| bppp| p1db| 1dxr| 7jld| vnzv| jxf7| d1jj| 9b1x| pz5t| d9vd| jnpt| ft91| hnvf| pzxl| w440| 593l| xnzd| 99b5| eiy0| p13z| 5jpt| v1lv| kaqm| 1br7| p55h| fv1y| 6ku2| jpt9| pr5r| jv15| d7hx| h791| ffp9| f937| 3ppt| oe60| vjbn| dbfd| npjz| 3lhj| 379r| 8w6w| lnz1| 6g2a| fv3l| n17n| fphd| dfp9| flt9| jdt5| xlt9| m2wk| yi6k| p31b| v3np| jb1z| 5hzd| kaii| fhtr| j5ld| vdjn| n159| xb99| 7p17| ku8u| 1pxj| 3971| 0ks6| bvzd| b75t| 1tb1| 51th| vnlj| b5br| f17h| 7pvf| o8qi| n113| bjh1| z7l7| 3377| vnh7| 79ll| tv59|

随梦小说网

第1577章 妖邪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而在他们走进大门的时候,那最先开门的家仆只转头吩咐一旁那站在门边的家仆,让他带护卫们从后门入府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

    陌路离殇没吭声,虽然觉得从后门好像不太对,至少应该是侧门什么的,但是马车里还有俩在呢,他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那家仆吩咐之后,就恭敬的行礼止步,而后李丽华只继续往前走,绕过了影壁;

    在绕过影壁后,陌路离殇只一眼就不由僵住,因为影壁后更多的家仆婢女,满目都是红通通,而在大将军府更深处,一道粗壮红光冲天而起,带着让他感觉浑身如针刺的不适感;

    那是什么陌路离殇还不清楚,不过至少他确定,李丽华是看不见的;因为她在看了一眼周围家仆婢女后,就神色更加僵硬,也更加急迫的迅速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陌路离殇知道,李丽华是在担心李大将军,故而也没吭声,只默默的跟着她身后,再次蛋疼一番陈澈这被毒的无比弱鸡连走快一些都大喘气的身体后,李丽华却是已经带着他穿过了两个院子,快到那冲天红光处了。

    而走到这里,周围的奴仆婢女更多了,那红通通一片更加的晃眼睛;

    “··我回来了。”而到了正院后,原本看到门口的老嬷嬷刚要说什么,然后却是看到老嬷嬷那木然的神色后,顿时一震,随后只垂眸,苦涩而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那老嬷嬷突然转眸打量起李丽华,然后开口,声音听着很正常,但是语气却是命令,让陌路离殇眸色一凝;

    那不是这个老嬷嬷的声音,那应是李丽华的那个表哥。

    敢情这么大刺刺在等着了啊。

    老嬷嬷说了一声后就闭上了嘴,神色恢复木然;而已经知道她是妖傀,不是活人的两人,只是在正院门口顿了顿,就继续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与外面随处都是妖傀不同,正院中却是一个妖傀都没有,而且看上去相当安静祥和,若非上空冲天的红光,两人差点生出这里是安全之地的错觉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感觉一闪即逝,而李丽华只微顿一下后,没有再管陌路离殇,只突然就跑了起来,直接就冲进了正房;

    这样情况让陌路离殇一愣,不过他也没耽搁,同样加快脚步走向正房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呢~!!”不过,陌路离殇还没走到正房,就已经听到里面李丽华的怒喝;

    “不是在这儿么,”而惊怒又恐惧的李丽华面前,却见一名容貌清俊的青年正好以整暇的坐在太师椅上,脸上挂着无害而温柔的笑容,怎么看都不像坏人。

    不过,走进正房的陌路离殇看着那青年脑袋上红的发黑的名字,并没有被他的外表迷惑;

    ‘夏耕/中级妖邪(可制妖傀,大部分伤害无效)’

    “···”不过,虽然知道是什么了,但是那大部分伤害无效是什么意思?!本来就是一弱鸡还遇上这么个对头,这是故意的吧~!!

    看着夏耕名字后面的说明,陌路离殇只觉得像吞了个苍蝇一般恶心,这特喵的叫什么事儿~!

    “咦,这位就是侯府三少爷吧,久仰久仰。”而陌路离殇一进门就打量夏耕,夏耕也同样在打量他,不过这仔细打量他之后,夏耕脸上笑容却是更浓了,带着让陌路离殇不舒服的深意,带着似乎是他声音特有的柔说道,让陌路离殇脸色不由难看;

    “你是?”而被夏耕的声音恶心了一下的陌路离殇虽然已经知道了夏耕的底细,但他还是拧着脸开口;

    “哦,我是丽华的表哥,夏耕;”夏耕坐在太师椅上大刺刺的说道,让陌路离殇眉头皱的愈紧,而夏耕说了顿了一下后却是带着深意的又继续开口;

    “也是丽华腹内孩儿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夏耕~!!!”而几乎在夏耕出口,李丽华就尖叫了起来,看上去似乎是被刺激过头,不过早就知道她怀了妖胎,陌路离殇虽然想做出一副受刺激的模样,但还是作罢,反而乘势点点头;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然今日来就不是把她退了,而是真正的回门了。”陌路离殇似笑非笑的看着夏耕说道,夏耕却是也点了点头,并没有露出异色,只认真说道;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若非我之前有要事,外公也不会把丽华随意就许配了人家;”夏耕顿了一下,然后愈发诚恳起来;“不过侯三少爷能理解那真是太好了,夏耕已备下厚礼,以给这一个月,尤其是昨日的事情抱歉;”

    “无碍,”看着夏耕示意桌上的一本礼单,陌路离殇摆摆手,然后一脸正色的说道;

    “不过,这门亲事当初毕竟是李老将军亲自定下的,我父亲得知此事也是大怒,虽然我是无所谓,但是老人家的面子不能不管;不知李老将军在何处?家父还在家中等着李老将军的解释呢。”

    陌路离殇说道,理由那是相当的充分,态度也强硬很多。

    不提夏耕是妖邪的问题,任谁家娶了新妇,结果发现肚里揣着别人的娃都是不能忍的~!

    所以,陌路离殇提出的这一点,其实已经很宽容了;因为除开夏耕的问题,就算是他把李丽华怎么样了,大将军府其实都没立场说什么的,毕竟李丽华肚子里有娃是真的,而决定把李丽华嫁出去,还是仓促的在一个月后就嫁了,明显就是有问题心虚~!

    是以,陌路离殇能义正言辞,甚至是强势的要求李大将军去侯府道歉赔罪,那不仅正常,甚至可以说是很宽容了;

    那么,夏耕就没有理由阻挡了;虽然对于这样把李大将军救出去,陌路离殇和李丽华心里都没有谱儿。

    夏耕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这让他看下陌路离殇的目光不由闪烁起来,陌路离殇知道他动了杀心,不过只是不确定侯府能不能镇住他,或者说他有没有勇气把自己是妖邪这件事暴露出来直接把他杀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三人都沉默起来,两人都在等着夏耕的决定;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的,不过,外公昨夜外感风寒,恐怕··”

    “嗯?!李老将军竟是病了~!可叫大夫看过?!”

    “··叫了,并没有大碍。”而在他们走进大门的时候,那最先开门的家仆只转头吩咐一旁那站在门边的家仆,让他带护卫们从后门入府。

    陌路离殇没吭声,虽然觉得从后门好像不太对,至少应该是侧门什么的,但是马车里还有俩在呢,他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那家仆吩咐之后,就恭敬的行礼止步,而后李丽华只继续往前走,绕过了影壁;

    在绕过影壁后,陌路离殇只一眼就不由僵住,因为影壁后更多的家仆婢女,满目都是红通通,而在大将军府更深处,一道粗壮红光冲天而起,带着让他感觉浑身如针刺的不适感;

    那是什么陌路离殇还不清楚,不过至少他确定,李丽华是看不见的;因为她在看了一眼周围家仆婢女后,就神色更加僵硬,也更加急迫的迅速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陌路离殇知道,李丽华是在担心李大将军,故而也没吭声,只默默的跟着她身后,再次蛋疼一番陈澈这被毒的无比弱鸡连走快一些都大喘气的身体后,李丽华却是已经带着他穿过了两个院子,快到那冲天红光处了。

    而走到这里,周围的奴仆婢女更多了,那红通通一片更加的晃眼睛;

    “··我回来了。”而到了正院后,原本看到门口的老嬷嬷刚要说什么,然后却是看到老嬷嬷那木然的神色后,顿时一震,随后只垂眸,苦涩而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那老嬷嬷突然转眸打量起李丽华,然后开口,声音听着很正常,但是语气却是命令,让陌路离殇眸色一凝;

    那不是这个老嬷嬷的声音,那应是李丽华的那个表哥。

    敢情这么大刺刺在等着了啊。

    老嬷嬷说了一声后就闭上了嘴,神色恢复木然;而已经知道她是妖傀,不是活人的两人,只是在正院门口顿了顿,就继续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与外面随处都是妖傀不同,正院中却是一个妖傀都没有,而且看上去相当安静祥和,若非上空冲天的红光,两人差点生出这里是安全之地的错觉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感觉一闪即逝,而李丽华只微顿一下后,没有再管陌路离殇,只突然就跑了起来,直接就冲进了正房;

    这样情况让陌路离殇一愣,不过他也没耽搁,同样加快脚步走向正房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呢~!!”不过,陌路离殇还没走到正房,就已经听到里面李丽华的怒喝;

    “不是在这儿么,”而惊怒又恐惧的李丽华面前,却见一名容貌清俊的青年正好以整暇的坐在太师椅上,脸上挂着无害而温柔的笑容,怎么看都不像坏人。

    不过,走进正房的陌路离殇看着那青年脑袋上红的发黑的名字,并没有被他的外表迷惑;

    ‘夏耕/中级妖邪(可制妖傀,大部分伤害无效)’

    “···”不过,虽然知道是什么了,但是那大部分伤害无效是什么意思?!本来就是一弱鸡还遇上这么个对头,这是故意的吧~!!

    看着夏耕名字后面的说明,陌路离殇只觉得像吞了个苍蝇一般恶心,这特喵的叫什么事儿~!

    “咦,这位就是侯府三少爷吧,久仰久仰。”而陌路离殇一进门就打量夏耕,夏耕也同样在打量他,不过这仔细打量他之后,夏耕脸上笑容却是更浓了,带着让陌路离殇不舒服的深意,带着似乎是他声音特有的柔说道,让陌路离殇脸色不由难看;

    “你是?”而被夏耕的声音恶心了一下的陌路离殇虽然已经知道了夏耕的底细,但他还是拧着脸开口;

    “哦,我是丽华的表哥,夏耕;”夏耕坐在太师椅上大刺刺的说道,让陌路离殇眉头皱的愈紧,而夏耕说了顿了一下后却是带着深意的又继续开口;

    “也是丽华腹内孩儿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夏耕~!!!”而几乎在夏耕出口,李丽华就尖叫了起来,看上去似乎是被刺激过头,不过早就知道她怀了妖胎,陌路离殇虽然想做出一副受刺激的模样,但还是作罢,反而乘势点点头;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然今日来就不是把她退了,而是真正的回门了。”陌路离殇似笑非笑的看着夏耕说道,夏耕却是也点了点头,并没有露出异色,只认真说道;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若非我之前有要事,外公也不会把丽华随意就许配了人家;”夏耕顿了一下,然后愈发诚恳起来;“不过侯三少爷能理解那真是太好了,夏耕已备下厚礼,以给这一个月,尤其是昨日的事情抱歉;”

    “无碍,”看着夏耕示意桌上的一本礼单,陌路离殇摆摆手,然后一脸正色的说道;

    “不过,这门亲事当初毕竟是李老将军亲自定下的,我父亲得知此事也是大怒,虽然我是无所谓,但是老人家的面子不能不管;不知李老将军在何处?家父还在家中等着李老将军的解释呢。”

    陌路离殇说道,理由那是相当的充分,态度也强硬很多。

    不提夏耕是妖邪的问题,任谁家娶了新妇,结果发现肚里揣着别人的娃都是不能忍的~!

    所以,陌路离殇提出的这一点,其实已经很宽容了;因为除开夏耕的问题,就算是他把李丽华怎么样了,大将军府其实都没立场说什么的,毕竟李丽华肚子里有娃是真的,而决定把李丽华嫁出去,还是仓促的在一个月后就嫁了,明显就是有问题心虚~!

    是以,陌路离殇能义正言辞,甚至是强势的要求李大将军去侯府道歉赔罪,那不仅正常,甚至可以说是很宽容了;

    那么,夏耕就没有理由阻挡了;虽然对于这样把李大将军救出去,陌路离殇和李丽华心里都没有谱儿。

    夏耕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这让他看下陌路离殇的目光不由闪烁起来,陌路离殇知道他动了杀心,不过只是不确定侯府能不能镇住他,或者说他有没有勇气把自己是妖邪。

    ”
    《血妖姬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SuiMeng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标签:行脚 gem6 全赢国际注册送8-88元彩金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